欢迎您访问鸡泽教育信息网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随笔 >

搁浅在樱花坠落的地方

时间:2017-12-11 12:39来源:未知 作者:鸡泽教育信息网

街角的末尾,一间装饰得古朴却不奢华的咖啡店,店门静静的关着,偶尔也会有几个人从里面出来,她每天都会光临,而且一来就是一下午。而每次她总会习惯性拿出一张相片,一个人静静的,看着相片,眼里满是温柔。而她每次叫的咖啡,都会叮嘱服务员,不用加糖。慢慢的,店里的人都习惯了有这样的客人,所以,有时她刚进店门,服务员就会把那杯不加糖的咖啡放到那张靠窗的位置。

 

今天,像往常一样,她还是一个人静静的,走进这间名为半梦半醒的咖啡屋。可是等了很久都不见那熟悉的服务员端着她那钟情的咖啡过来,正当她不耐烦时,身边响起了一道陌生而富有磁性的声音,“小姐,请问,您要喝点什么。”抬头,看到一张陌生带着微笑的脸,男孩大约20多岁左右,有着一双明亮的眼睛,但干净的脸庞上却参杂着并不属于这个年龄阶段的神情。

“来杯咖啡,别加糖。”淡淡的声音缓缓的响起。

“请稍等,马上就到。”说完,男孩转身往里屋的走去方向,女孩继续低头,手不断的抚摸着相片中男孩的脸,却感觉不到从前的温度。

沉思中,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回忆。

“小姐,你的咖啡,请慢用。”男孩就在旁边站着,仿佛有什么话要说,女孩瞥了他一眼,“有事”,“没呢?”说完,面带微笑,转身又到了下一个顾客的桌前。

轻轻喝一口,等待着那种熟悉的感觉在口中慢慢的弥漫开来,但这次却并没有那种熟悉的苦涩,却是那种快要忘记了的熟悉的味道,曾经的画面又涌上心头,那是一个男孩在冲咖啡的画面,毛手毛脚,女孩看着他,荡漾着幸福的微笑,男孩笑眯眯的走到女孩面前。“来,尝尝,第一次冲给除我以外的其他人喝,你应该感到荣幸哦。”女孩傻傻的笑着,接过杯子,喝了一口,却没什么表情,“怎么样?”男孩急切的问道,“你自己尝尝。”说完男孩接过杯子,喝了一口,不禁皱眉到,“有什么不对吗?我喝的都是这种味道呀。”女孩说,是你把糖放太多了,咖啡的味道都被你放的糖盖过了。男孩刮刮女孩的小琼鼻,说,“小傻瓜,我就要给你甜蜜的生活。”

“小姐,请问要换杯咖啡吗?你那都凉了。”男孩这时又走了过来。“不用了,谢谢。对了我刚刚的咖啡是你冲的吗?”女孩盯着眼前这个刚刚给她上咖啡的男生,质疑地问。

“咖啡怎么了?不好喝吗?”男孩疑惑地望着女孩,还不解地挠挠了头。看着男孩不以为然的模样,女孩就想故意刁难一下他,“难道你不知道像这样随意改变客人的口味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吗?”

“我喝咖啡一直都是不加糖的,你新来的吗?”女孩故意装得非常气愤。

你们老板在哪里,我要见他,“要是今后所有的服务员都像你这样随意替换客人的咖啡,那还了得”。

不一会,周围所有人的目光,都集中在了这里,男孩却不慌不忙的走到咖啡店中间的位置,抬了抬手,“大家听我说,本店因为刚刚易主的原因,所以,今天大家都是我的的第一个客人,而今天,给你们上的第一杯咖啡,都是我请客,随后,你们想喝什么只管点,我可没有随意改变大家口味的习惯,这第一杯咖啡也是本店刚刚调配出来的新种类,大家喝完帮忙想一个名就行了,要是觉得哪里需要改善,尽管提出来,我会适当的加以改变,而成为这间咖啡屋新的亮点,今天谢谢大家的捧场”,说完,对着客人鞠了一躬。随后变是听到周围的掌声,男孩抬了抬手,“大家继续喝吧,要是觉得这咖啡好喝,那就在点,今天点这种咖啡的顾客,一律免费”。

说完,又走到了女孩的餐桌前,在她的对面坐下,也开口为自己叫了一杯咖啡,抬头看着女孩错愕的表情,“怎么了,很惊讶吗?刚你不是说要找我吗?现在我就在这里,想说什么就说吧”。看着一脸惊讶的女孩,男孩笑笑说。

女孩不确定的到,“这间咖啡屋的老板真的是你”,男孩再一次笑着说,“如假包换”。

随后却见到女孩撇了撇嘴,小声的嘀咕道:“难怪敢那么嚣张”。不料还是被男孩听到了,但女孩却把头望向了窗外,男孩抬头,细细打量着这个初次见面有点特别的女孩,女孩有着清澈明亮的瞳孔,弯弯的柳眉,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,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,白色的鸭舌帽把她那盘起的长发和半张脸都给遮住了,但能感觉出她一定很漂亮。

男孩率先打破沉默,“你经常来这里吧,而且还经常坐在这个位置,好像还对不加糖的咖啡情有独钟,我很想知道,是哪个男孩能有这么大的魅力,居然能另你有这么大的兴趣爱好,我真的很好奇,一个女孩居然能保持那么久,少喝点咖啡吧。”

女孩回过头来,笑着说道:“你真不敬业,别人都在努力的推销咖啡,你却叫客人少喝,难道这也是一种推销手段吗?”看着面前的男孩,心里却有种淡淡的亲近之感。“好了,时间不早了,我该回去了,还有,谢谢你的咖啡。”说完,起身就走出来了咖啡屋。透过玻璃橱窗,看着消失在人海的背影,男孩笑了笑,起身,继续了没完没了的忙碌,但谁都可以看出来,今天老板很开心。

连续几天,女孩都会来咖啡屋,男孩也会坐在女孩对面的椅子上,叫上一杯咖啡,短暂的休息,经过几天的了解,发现了他们的名字居然一样,都是叫汐,只不过男孩的名字是这个唏。

时间不知不觉间过去了几月,这天唏一直坐在那位置,对面放着那杯汐命名的咖啡,咖啡名为忆,或者叫不记不忆,当她说出这名字时,唏就知道原来她也只是一个寻求温暖的孩子,所以,唏对她的关怀无微不至,或许因为相处久了,她的身影也在心里越刻越深,这也是继安然以后,第一个走进他心里的女孩。

看着对面,仿佛汐就坐在那里,冲他微笑,想起汐,就想起那天,她说她对于樱花同样有种深沉的爱,可惜,一直无缘见到。而唏,就笑着说道:“等我这边的事忙完了,我们一起去看樱花,反正离樱花开放的季节,还有不短的时间。当他说完,汐只是随意的笑笑。谈到樱花,他心里也会揪痛,安然也喜欢樱花,可惜,那次,因为一些原因,他失约了,所以,这次,他把汐的话牢牢的记在了心里。但汐却不知道。

等了很久,都未见到那熟悉的身影,掏出手机,看着这个从来不拨的号码,按下拨通键,电话响了很久,还是无人接听,关上手机,心却乱成一团,就这样,一直在咖啡屋里,坐立不安。

直到第二天下午,看到脸色有点不大对劲的汐,才知道昨天汐是在医院,打了一下午的点滴,端着咖啡,“来到汐的面前,你昨天没事吧”

看着唏满脸的担忧,汐的心里原来也会不平静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