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访问鸡泽教育信息网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教育新闻 >

迟来心绪之执手待夕阳隐

时间:2017-12-14 12:26来源:未知 作者:鸡泽教育信息网

等到,晨曦拨,夕阳落,我能否,执子之手,相离去。 --题记。

那天,睁起,朦胧睡眼;窗外,斑痕,白雪相皑。

这,是第一场雪,2014年的。有些许的黑色印记,那,似乎是,某些人的心绪符号;白色的雪,于他们来讲,却是,最,让他们哀痛的号码。这白与黑的相处,成了最佳的讽刺 。

当所有人为新生儿而庆时,她却,沉入了,绝望中。

合上双眼,独自思索,脑海里,不断地折影,放映着那,脚印。一个个,深浅不一的,印记,让那颗,原本欢快的心,瞬间,跌入深渊。

沿着脚印望去:一位身披雪衣的,不足150,却重达160多斤的妇人,正悄然前行。可,究竟是为何,让她如此,甘之,在这,寒晨离家,却毅然,只身于雪地前往。

据我所知,她是被命运捉弄的可怜儿。

从小,承受着生活的压力,本该在室外玩耍时;却做着,不应如她这般年龄的人做的事。当不少的孩子,在被窝里,做着美梦时,却在清晨离家,挑着担子,来回跑。这段路,对于现代人,又有多少,愿意步行,而非借外力而完之。

如今,连平日走少量路,也疼痛不时,她,又是以怎样的苦楚,行走这,寒晨中,未曾有他人足迹的“雪色初国”。

命运,我有些厌你。我从小,未曾宛如她般,离家挑担,往返相送,才能奔赴学堂。我于此之前,不曾厌你,可怜的命运,可此刻,却我厌你。她,从未被你怜悯,可,为何还要开她这样的玩笑!给予她这样般的痛楚!命运,你,何时,此般的愚不可及?

双脚,缓缓前行,不敢去触碰,那眼前的一幕:四人蹲立,两段泪行。

雪地里的人,此刻,似乎,都添上了,莫名的伤绪。泪滴在雪上的湿印,正手舞足蹈般的,尽情讽刺,无能为力的我。难道,真的,就没有一片蓝天只为苦难的不幸人,而存在?

他们担心,爷爷不幸离世,奶奶没法自生,更不论,还有照顾,他们兄弟姐妹四人;她担心,从她和他相遇起,一直在关爱她的人,撇下她,独自离去。

小的人,已慢慢长大,只是,你未曾察觉、知晓;老的人,已缓缓老去,只是,你不曾关心,留意。 子欲待,则亲不在。中的人,却,总是顾此失彼。

清晨出,适时挽,落日随,恐,她之愿矣。只是,红尘相伴,又怎会,只有两人,天地。

少儿懂事,壮年,忘却,前世中‘勤’,只愿图轻松、自在,把老去的人,视成……

命运,相行相依,终爱戏人,愿,她,终能与他,共待

夕阳逝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